记忆信件 - Memory Letter - 第二章

第二章
异常事态的存在


此时 Inkimi,Choco,珞雨音无和紫叶零湄正躺在同一个女生宿舍里。

紫叶零湄首先开了口:“Choco,真的没问题吗?把一些奇怪的记忆放进去的话,如果那些人真的把赋予的记忆当做真实的话,会不会出现伦理问题??”

Choco 似乎也预计到了这个问题:“这个问题确实……不好说。不过毕竟是实验,可以随时中止。”


Inkimi 现在在 Choco 的下铺,并且看着她的手机。屏幕上是楼道监控。

因为被临时调去监控室觉得很麻烦,所以走时把监控架构投射到了手机上。这样可以在宿舍监视楼道活动。


Salami 看到了一个人把原本是 D6-B 的大门拆掉,然后用水泥堵上,最后拿出油漆将那个地方完全涂掉的画面。

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于是她转身返回了 Three School,4F。


此时是 17:31。

她尝试敲击墙壁,但是并未听出异常。

她似乎觉得自己看错了,又回去睡觉了。


她在 4F 的这一切都被 Inkimi 看在眼里。

在向宿舍同居人汇报后,紫叶说出这样一番话:

“不需要在意,反正我们已经转移营地了,就在 Naokuma 的家里。”

这是计划开始后协调的,Naokuma 也同意了。


凌晨五点。

Inkimi 仍未睡觉。

她仍然像治安人员一样看着手机上的监控画面。这时的她因为紫叶给予 Inkimi 的能力,感受不到疲劳。

这时她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:

05:06。有一个人——就是之前在这个地方晕倒的那个人——又来到 4F 尽头。

这时他的手……突然穿过了墙壁。

这一现象令她惊讶。她向同宿舍的其他三人报告了这一情况。紫叶看到后有点疑惑。她让 Inkimi 接着看下去。

那个手穿过了墙的他,突然整个身体进入了墙内。一分钟后他突然又从墙里面慌慌张张地跑出来。


紫叶有点困惑。

“Inkimi,那个屋子是什么啊?”

“就是 BFG-11037 Works 的活动室啊,紫叶。”

“不对啊,我听 Naokuma 说这地方不是这样吧,他认为你们这个活动室应该在学校地下,而且你应该是带他瞬移过去的。”

“紫叶,他想错了,这就是。他说的刚进去之前的场景是我伪造的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……!!!!”

紫叶突然感到不对劲。

“赶快去 4F 尽头一趟!!”


四人马上赶到 4F 尽头。

Inkimi 首先试着把手伸进去……没有反应,似乎这就是墙。

四个人都用手试了一遍,结果都是一样的穿不过去。

紫叶试着敲墙壁。

墙壁似乎发出了某种奇怪的声音。


我们决定暴力打开墙壁。

在尽头旁边的窗户上有一个钉子。紫叶拿出锤子尝试把钉子钉在墙上。结果一个锤子下去,除了油漆掉了以外,钉子居然直接碎掉了。

紫叶又拿出电钻,电钻头居然反被磨坏了。

……

紫叶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总感觉,这墙好像玻璃。”

玻璃既不是固体也不是液体,这是我们在电视上学到的。鲁伯特之泪就是其证明。


紫叶拿出——准确地说是「从虚空中抽出」——火枪。这种道具可以在喷口出产生高温,可以融化玻璃的那种温度。

顺带一提,紫叶有能将妄想变为现实的能力。不过她说过最好不要逆反理论造物,最好学些基本的理论知识,这样构造出的事物更有真实性。


紫叶对着墙壁灼烧。

墙壁融化,我们马上进入房间。


只见服务器上接了一个显示器和键盘,上面似乎是 Shell 会话。

Inkimi 突然大叫:“怎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

我们向显示器看去。

只见屏幕上有让 OriginCode 赶快离开的字样。

“这……这不是我写的 MOTD……”

那是谁写的呢?


我们保留这疑问回去了,当然走之前也复原了墙壁。


早上七点。

Salami 准时来到了学校。

能看到的所有人都是如此的精神抖擞……除了一个人——OC。

他看起来似乎受到了惊吓。

我上前慰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你先给我瓶水。”

我拿出刚买的水递给他。

“谢谢。”


此时还有两个人在窃窃私语。我偷听到的是:

“你这是收到什么了?”

“就是一张纸,写着记忆信件,然后我就想起了我应该去想起来的事情!”

……记忆信件?

我昨天下午收到的,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记忆信件?

而且这个事似乎已经一传十十传百,甚至直接登上学校 BBS 的热门,后来直接在 BBS 的怪异事件版上置顶了。

……

我尝试问 OC 他对记忆信件什么看法。

他的回复却是:“我不知道,我一般不看你们学校的 BBS。”

“唉?学校 BBS 这么有趣,每天都有新花样的说!”

“我也不在意了。”

我也不在意了,话语结束。


八点。上课了。

我注意到 OC 似乎戴着眼镜,只是看了一下而已,随后继续去听课。

过了大约四十分钟后,就在我以为课程能够结束时……

突然有一位隔壁班的老师破门而入。

“大事不好了!!!!”

“发生什么了?”

“我们 B1-6 班突然暴乱!说是要到你们班找到 OC 算账!”

怎么会这样?

OC 不可能会导致暴乱吧??


此时下课铃声刚响。

我马上奔向 B1-6 班。

只见班级里的人都在争论一件事情。班主任向我们说明了缘由:


B1-6 班本节课是体育课。就在快下课的时候,B1-6 班外窗的同学们突然发现外面突然高速掉落一个物体。

这不是高空抛物吗?

一声清脆的响声从底下传来。

随后同学们看向楼下,发现似乎是一台手机。这部手机因为贴着钢化膜,所以屏幕没有碎掉。

同学捡起来一看,只见屏幕上显示着:「OC 可是要做出让你们难忘的事情的说~」

瞬间躁动。


不可思议!

然而珞雨音无却突然赶了过来,并且说出这么一句话:“真是令人崩溃。”

“这个暴乱太虚伪了,居然还会有人信。”

随后她拿出——实际上还是从虚空中抽出——一部奇怪的盒子。

然后把盒子上的 USB Type-C 接口插到她手机上。

音无在手机上操作几下后,只见 B1-6 班的同学突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面面相觑。

“肯定是某个人故意的不定向躁动。你们要注意点。如果接着出现莫名的暴动,请一定要找我。”

随后向我们告知了联系方式。


我对虚空中抽出东西这件事已经不感到害怕了。

因为小时候就听说这个世界里有几个妄想构造者,为了协调和确保世界安全,珞雨音无开始收集妄想构造者和其被造物,并在 Three School 对其进行开导。

不像一些机构,Three School 的运营方有全套的手续和合法的经营范围,包括心理辅导和治疗等。

也是希望社会稳定吧。


总之,我对这躁动的理由还是存有疑问。

刚才 OriginCode 也赶过来了,

但是她没有告诉我和 OC 躁动的原因。


留给我们的只有悬念,

和 OC 一直在问的:“刚才那是怎么回事?她是怎么突然就变出那个盒子的?”


——To be continued
2019-12-18
2019-12-10 第二次修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