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影花羽

新作。我只是导入文档而已。

以下为正文。


序章:怪异(幻影花羽)

我没有写下任何东西。

其实这样也很好。

……浮现于现实和虚幻之间的那个人。……

…………

什么东西啊!!!

别说了,总之我先玩会电脑吧。


……在哪里……

可这感觉又来了。

……你……是不是……

是不是什么??我是不是幻听了???

…………

那个声音似乎还想说什么,然而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这是……

嘛,算了,毕竟再这么追究下去也不一定会有什么结果。

(一) 互相之间(幻影花羽)

…………


虽然说有着像是预料之外的事件发生,但是仔细探查就能找到真相。这么说的理由就是因为我和我所处的区域就是如此。

不过新的事件让我否定了这一想法。


时间是 2019年04月28日 20:07,灯光在这一刻突然消失。这时的我在准备明天用来投影的幻灯片,是关于妄想的。

我尝试寻找手机,因为这上面有手电筒。但是由于这里的黑暗,并没有找到它。

然后……灯光亮了。

……

????????

这是灯泡松了吗?我没有在意这个事情。

但是随后我发现电脑的屏幕熄灭了。按下电源键的话,可以看到电脑提示上一次没有正常关机。看来这是,停电了??

等一下,按理说不应该这样啊。我确定我的电费还有啊?

我再确认了一下文档。还好文件没有损坏,也没有留下不正常的东西。于是我筹划了一下明天演讲时的台词本。在此之后我就直接睡觉了。


到了第二天。

我已经准备好了放映幻灯片的环境。现在只要打开文件就好了。我把预先准备好的直接放映幻灯片打开,手里拿着我的演讲稿。很快一个标题展现在所有观众的面前:

『破灭吧,你的妄想』。

台下的观众看到这个标题后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。我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。其中一个人提出问题:“妄想怎么了?我们都有自己的想法,如果没有影响到任何人的话,应该不需要让它破灭吧。”

我已经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……所以……

那个在我脑海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又来了。

我环视四周,并没有看到任何像是和我说话的人。那这声音是哪来的?这应该是我的幻觉?

我回答了提出问题的人的问题:“所以说,我的意思是不要陷入妄想之中!!”

……他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。于是我继续着我的演讲。


这下终于是把演讲搞完了。我要在意一下刚才在我脑海里响起的那个神秘的声音。

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后,我问了一声:你是谁?你在那里??

……你又是谁?……

我?幻影花羽。

……珞雨音无。……

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……你当然没听过这名字,其实我也没听说过你这个名字……

……不过,为什么我们能互相听到对方在想什么呢,明明只是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而已……

对啊,为什么呢……到底是什么把我们的思维相连呢?

(二) 情报(幻影花羽)

这算是灵异事件了。想一想你脑海中突然就有一个声音和你说话(而且好像还有自己的意识),我没有失去理智都算幸运。

我要缓一缓。

这个时候我不太相信那个自称是「珞雨音无」的人,还是觉得这种事情应该找个人谈一谈。然而……并…没有人…相信我。

果然,这种事情,绝对没人相信的吧……等下,好像有一个人相信我。是一个叫做「紫叶零湄」的朋友。

我和他谈了一下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,然而他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但他好像很期待我把这件事发推,看看诸位关注者的反应。

然后……我就真的发了这么一条推:

听到了好像是来自遥远的某个地方的声音,好像是一个人的。

你们有这种感觉吗?


—— 幻影花羽

不出所料,大多数人都回复说并没有发生这种事情。但我的视线实际上看向了这样一条推:

我好像是的。—— 珞雨音无

熟悉的名字。

我马上和她私信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,我们互相确定了一些事情,以及了解了一下对方的信息。似乎珞雨音无的环境不是很好。而我所处的区域看起来不错。

这时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浮现在我的心头。然而过了一会又消失了。

我还了解到珞雨音无曾经有一段时间不被任何人承认,不过现在好像回归了正常生活的样子。

看了一下她的推,感觉很正能量。关注了。


我顺便查了一下紫叶零湄是否有推,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。

紫叶零湄是不是不太喜欢社交网络?我也问了一下,他说自己其实并不注册账号,因为注册账号有何用??想一想,多少人就为了能够实行自己的动作也需要这么做让我有点不适应。他更偏向于见面交流,因此有人给他编了个口头禅:

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次见面聊天不能解决的,

如果有,那就两次,否则友尽。

感觉紫叶零湄是不是有点不合群的样子……不过他本人并不这么认为。他觉得这样也很好,也算是个性的一种表达吧。


今天晚上要做的是完成委托的任务,然后直接睡觉。任务比较简单所以花了一个小时就全部完成了。

四月二十九日,二十一点。

我于床上进入梦乡。

(三) 浮现原点的梦境(珞雨音无,幻影花羽)(梦境之中)

我现在处在一个陌生的湖泊旁边。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却很明显:在做梦。不过没想到居然还能清醒也算是绝了。

不是……这个湖泊,这么陌生的湖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?

我尝试观察四周。然而周围都是一片雾,很难看清任何东西。

我小心翼翼地行走,发现远处正有一个人影缓缓走来。而且好像在低声细语着什么。细听了一下,她好像在说“居然能感受到自己在做梦”之类的话。


我和她碰面。

“你是……”我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她。

“珞雨音无。”

“我,幻影花羽。”

没想到我们居然在梦中见面了,好神奇。

我现在能看清音无的外观。很美,身上穿着连衣裙,扎着漂亮且飘扬的双马尾。

“你是不是在现实中也是这个样子?”

“不是,不知道为何我在梦中就固定了是这个样子。对了,你要不要看看你的样子?我有带镜子哦。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知道我在梦中穿和现实一样的衣服,一直如此。”

“这样啊。不过为什么是在湖边呢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这个时候,我发现原来的浓雾散去了一些。现在能够看清湖面和其周围的环境。

湖面清澈见底,周围都是树,站着的地方有一条小路。我带着音无沿着小路走过去。大概经过了几分钟后……

我们居然又站在了湖的前面?

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

看向湖面的时候,我们发现在倒影上有两行文字:

这是一个人由另一个人存在的地方。

这也是一切的起始。

然后不知为何,水面破碎了。音无和我都吓了一跳。

醒了。

我的对面是谁呢?“你是……”“我不是音无吗?”认出来了。

等一下,为什么音无会和我在一起,明明并不在一个地方的。

“你们醒了啊。”是紫叶零湄?紫叶零湄怎么会在这里?

然而音无的反应变得更激烈了:“我,我这是,这是在哪里??”我马上安慰她:“别怕,这里是……我家啊。”然而她的回答是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,我不是应该在我的家里睡着吗?怎么突然就到了你家??”

我无语。紫叶零湄却转向我,对我说出了这么一番话:“是你把她从她家里拉到了你的家啊。”

什么?我,我把她带来了?“怎么带来的??”

“那是,你的妄想把她带来的。”

(四) 事实(全员)

……

“我要怎么相信你?”

“你看监控。”紫叶零湄说完操作着电脑。屏幕中,我的身旁起初是一片空白,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后珞雨音无就凭空出现在了我的身旁。

珞雨音无也吓了一跳。她应该是没想到自己是被人强行拉过来的。

然而紫叶零湄接下来却说出了另一个惊人的事实:“你和旁边的音无都觉醒了新的技能,就是能够把你的想象变为现实。”

…………

我……我……

“这是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”

紫叶零湄,你……

“冷静一下。很遗憾呢,这么荒唐的事情居然又在你们身上发生了。”

冷静,是吗。

……??????

“我有个问题,你为什么要说又?难道你也是……”

“唉呀,看来是不小心说漏了。”紫叶零湄半淡定状。

“是的。其实我原来是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,后来有一个人把我做了出来……”

思路爆炸。“等下,你说其实你是被造物?”

“就是像某些视频和游戏里说的自造活人?(”音无理解能力看来还行。

“嗯。我继续。那个人是在死前把我做了出来,然后向我的意识里发话:‘收下世界上剩下的和我一样的人。因为,不这样做的话,我不知道世界会崩坏成什么样子……’……”

“世界崩坏?”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语。

“是的,因为这个能力可以完全把世界改造。她怕和她一样的人怀疑世界的真实,因为如果这样的话,一定会很难受。”

“她也一样。曾经她沉浸于自己所构造的世界,当她发现这其实都是她的妄想时,她崩溃了。”

“你能告诉我那个人的过去吗?”我们二人异口同声。

“很遗憾,不能。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。但是我有一条线索可以指引你们。那就是她自称羽毛。”

珞雨音无瞬间明白了什么。我也明白了。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我的话被打断了。

“你……其实是……旁边的珞雨音无所做出来的人物。”

“什么?!”我们被吓了一跳。

没想到我的存在就要在她的手里被否定。然而这时却有一段记忆涌入我的脑海。

那是……珞雨音无??

我真的是,突然出现的吗???嗯,我突然确定了。

珞雨音无的反应更加剧烈了。她哭了。

“原来,我还有过这样的过去……我……我真的也是,构造者……”她语无伦次。

紫叶零湄居然又变得淡定了。

“那么,你期待什么?”

(五) 未来

“我最希望的是,你们不会落得和那个羽毛一样的下场。”

“她由于使用这个能力被发现,被世界背叛了。然后……她从楼上跳了下去。”

“……”紫叶零湄默不作声。

我已经有了预感。紫叶零湄心里估计还有一道墙,碎了。

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我拉着另外两人走出了我的屋子,来到了旁边一个学校的天台,站立于此。


这里是真实世界。

但是我们三人,一念之间就可以彻底重构这里。

如果这样的话,原来的世界也许会不复存在,只剩下我们。

我构造了一面旗帜,手拿着。

……

“你们说,这个世界是真实,但是会不会还有人已经陷入了幻想之中呢。”

“不会。只有我们三个构造者,以后也不会再有了。”紫叶零湄这么说道。

珞雨音无突然哭了。

“我们是不是因为强烈的拒绝世界的愿望,才拥有了这个能力的呢?”

……

紫叶零湄叹气了。“嗯,就是如此。不过我把你们怨世的记忆清除了。我是为了你们好。这是我从她的逝去中学到的。”

……

我们过去好惨,不过现在的话,是不是可以好好地生活下去呢?

“嗯。”紫叶零湄好像感应到我,这么说道。


“接下来……”我突然说道。

“也许我们……是不是应该……”

“……做一个里世界?”

……

“为了在那里互相安慰我们自己,也可以秘密面基。”

“只要不绝望就好。”

嗯。就这么定了。

这样的话,也许……我们应该不会伤害任何人了吧。

……



—— End